见过欧美人饰演中国人么?而且该电影还拿了奥斯卡

Square

刚看完一部电影,这部电影已经相当有历史了,1937年的一部美国好莱坞的电影《大地》(英语:The Good Earth),改编自赛珍珠的同名长篇小说《大地》。当我们的人民正在抗日的时候,远在地球的另一边,一部《大地》却凭借中国题材在众多奥斯卡候选作品中脱颖而出。虽然《大地》讲述的是一个彻彻底底的旧中国故事,但是剧中两位中国人王龙还有他的妻子阿兰却是由两位欧美影星所扮演。而且,看完之后,我发现,真的,演得还不错,倒没存在多少违和感。

见过欧美人饰演中国人么?而且该电影还拿了奥斯卡
见过欧美人饰演中国人么?而且该电影还拿了奥斯卡

关于原著作者赛珍珠(英文名:Pearl Sydenstricker Buck),那可是一位彻彻底底的中国通作家。赛珍珠的父亲身为美南长老会的传教士,在1880年携新婚妻子卡罗琳来华,因为在中国生了两女一男都死于当时在国内无法防治的“热病”,于是赛琳娜的母亲便在怀上赛珍珠的时候被送回美国修养。1892年6月26日,赛珍珠出生在美国西弗吉尼亚州,当时被起名为康复特(Comfort),出生三个月后就随着父母一起到了中国江苏清江浦(今淮安地区),在国内改名为珍珠,最后定居于镇江。汉语是赛珍珠的第一母语。直到1934年才回到美国。在中国的长期生活影响了赛珍珠的一生,并且也影响了赛珍珠一生的文学创作。

电影《大地》原著作者赛珍珠
电影《大地》原著作者赛珍珠

1931年,她的第二部作品也是最出名的一部作品《大地》(英语:The Good Earth)就此问世,通过描写中国农民的生活,刷新了美国人还有其他欧美国家对当时中国社会的认知。并且凭此先后在1932年获得普利策奖以及193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在获得诺贝尔之前,出版《大地》之后,又先后出版了《流亡》及《搏斗的天使》)。赛珍珠是一位很多产的作家,一生中创作超过100部文学作品,但是最著名的还属当初刚执笔时创作出来的《大地》。

因为在中国居住了接近40年的关系,所以由她同名小说改编的这部电影《大地》也许才会让我这位中国人觉得很接地气吧?朴实无华的镜头和农民,已经尽量站在一个尽可能客观的角度反应了当时中国社会的现状。通过诸多场景描写了关于王龙这么一个小人物从一个温饱度日的贫农到一个因天降横财而半途迷失的暴发户的故事,还有他那位从大户人家丫鬟嫁过来的糟糠之妻阿兰。

王龙(左)和他的妻子阿兰(右)
王龙(左)和他的妻子阿兰(右)

我并没有看过原著,不知道阿兰是否符合原著中的形象描写,仅仅通过银幕,我发现阿兰是一个长相很显老气的中年女子,天生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在没有嫁给王龙之前,在大户人家被别的下人欺负,嫁给王龙之后没有人再可以欺负她,但她依然唯唯诺诺,每天安安分分地做着自己的家务活,对于家里其他的事情是敢怒不敢言,尤其是在后来当阿兰意外地捡到一袋子珠宝之后,阿兰如数全部将此给了丈夫王龙,飞黄腾达之后的王龙,和其他男人一样,渐渐开始迷失在了物欲横流之中,这时的阿兰也只好是逆来顺受。

有钱之后的王龙过起了地主生活
有钱之后的王龙过起了地主生活

有了钱后,王龙变身为地主,有了地产,管理自己的诺大家业也是有声有色。买了一个豪宅,娶了小老婆,后来小儿子和小老婆有了一腿儿,是小老婆主动去勾引小儿子的。就在小儿子即将被赶出家门之际,一场天灾倾覆而来。蝗灾!乌鸦鸦的蝗云如同魔幻剧里面的黑风老妖,走到哪里,地里的庄稼就死到哪里。这时候的王龙不经意间脱下了衣服,和那些农民一起赤膊上阵,用火烧死那些烧不完的蝗虫群。还好,最后来了一场较为及时的“东风”,才不至于损失那么惨重。但经此一“战”之后,王龙忽然浪子回头,重新拥抱了大地,回到了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农民生活。即使有旱灾、有蝗灾,但这本身就是一种生活,随之而来的就是大地母亲对农民回报的丰富的粮食。

王龙小老婆
王龙小老婆

片中由奥地利裔美国演员保罗·穆尼饰演男主角王龙,犹太裔美国演员露薏丝·雷娜饰演玉兰(也就是阿兰),两位地地道道的洋人,又不像赛珍珠那样的资深中国通,能够演出这样接地气的就中国故事背景的电影也是实属不易。包括电影中的服装、道具还有场景布置等,都十分有就中国的味道,显得很封建。如果你是在向下长大的,那么对于影片中那些耕田的农具一定不陌生,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农具都活生生地跃然于银幕上,而我本以为这辈子都不太有可能再见到那些熟悉的农具了。即使是在如今的中国,你也很少见到这些类似的农具的出场,在如今国产影剧中,我们见到的最多的与耕田相关的场景道具就是犁还有牛了。不知道是直接在中国取景还是有熟悉中国农耕文化的专业人士,亦或是是由原著作者赛珍珠作为指导,才会使得这部电影对于中国农耕的场景描写得如此细微入致。

露薏丝·雷娜将阿兰这么一个封建社会中的卑微女人演绎的入木三分,不禁让我想起了我的爷爷奶奶那一代。

曾经,我妈跟我爸斗嘴的时候都喜欢互相吐槽对方的老妈,我父母无意间说出的一个关于我爷爷奶奶的实情可是被我给问个清清楚楚。我爷爷是村里的会计,据说是管理村里的财务大权,当时他们的思想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封建的。我爸说当时我爷爷在吃饭的时候,桌上是不可以让女人坐下来吃饭的,餐桌是一种男人专属的象征。我妈说我奶奶一辈子也没做得了啥家里的主,管不了我爷爷。嗯,挺像赛珍珠笔下,或者银幕中的那位阿兰的。

仔细看阿兰的眉形,典型的欧美
仔细看阿兰的眉形,典型的欧美

但是我不明白的一点就是,为什么该影片中的化妆却如此突兀?女主角露薏丝·雷娜在影片中的妆容虽然是灰头土脸老实巴交唯唯诺诺的样子,但是她的眉形却是欧美现代女性的典型眉形呢?这种眉形与旧中国的封建时期犹如一种水乳不交融的矛盾所在,可能也是该影片最大的一处硬伤吧?

四部电影,四个角度,多维的纳粹大屠杀

影评:《幸福的拉扎罗》,食物链底层却是幸福链的顶层

个人微信公众号
个人微信公众号

声明:文章为拿着灼热的铁个人影评博客(公众号:lattestory520)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