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拉快跑》更像是一部典型的说教主义电影

Square

《罗拉快跑》(德语:Lola rennt;英语:Run Lola Run)这部电影采用了非线性的叙事方式,1998年8月20日在德国上映,是一部成本比较小的影片,但结果却好评如潮。罗拉一头非主流的酒红色的头发随着奔跑的律动在镜头有节奏地起起落落,是我在看完这部影片之后印象最深的一个印象。影片虽被分为三段,但并非每段都是独立的剧情,其实三段剧情主线都是同一个,就是罗拉为了救男友而奔跑的二十分钟的路程,但是当场景重现后,剧情之间有着各种微妙的变化,很多人因此将此片主张为一种蝴蝶效应,但依我来看,这更像是一部带有说教主义成分的电影。

《罗拉快跑》更像是一部典型的说教主义电影
《罗拉快跑》更像是一部典型的说教主义电影

“我们不可能放弃探索,探索的终点将是开始时的起点,就让我们重新认识它吧。”

——T.S.艾略特

此剧的剧情很简单,只有二十分钟便能播完98%的剧情,剩余的都是几乎在重复之前的奔跑镜头,只不过期间有几个节点每次都有所变动。罗拉和曼尼是一对住在柏林的一对20多岁的年轻恋人,曼尼是一个小混混,通过帮助黑社会大佬走私来混生活。但是,曼尼有一天因此惹下大麻烦,在坐地铁的时候,因为警察突然发现了他不对劲,匆忙之间一不留神将自己走私得来的10万马克脏款遗失在地铁内,并且被当时在同一车厢的一个乞丐给捡走了。丢失了10万马克,曼尼这么一个小喽啰是会吃不了兜着走的,黑帮大佬一旦发现他丢了这笔脏款,势必会要了他的小命。无奈之下,只好求助于他的女友罗拉,并告诉罗拉必须在中午十二点之前将钱送给他才能救下他,否则他只有去抢劫他身旁的那家大型超市了。罗拉只有二十分钟的时间。罗拉在情急之下,脑海中瞬间闪过了所有能够可能借到10万巨款的对象,最后唯一的希望便只有身为德意志银行行长的老爹才可能借的出这笔钱。于是,开始了整部电影的剧情单一的主旋律部分——奔跑。

罗拉的父亲
罗拉的父亲

在出门之际,罗拉首先经过的第一个剧情人物就是正在和小白脸儿在电话里面调情的老妈,嗯哼,她的老妈和老爸虽然目前还未离婚,但婚姻已经进入即将破裂危机,老爹在银行也已经和一位女董事好上了,并且女董事怀了他的孩子。最主要的就是,罗拉并非她老爹的亲生女儿,而是她老妈和其他男人所生的,这些都是她老爹在后来告诉她的。然后下楼梯的时候遇到的第二个剧情人物就是正牵着一只狗的男孩正抬起一只脚想要将罗拉绊倒跌下楼梯,紧接着第三个剧情人物就是在路拐角一位正推着婴儿车的中年妇女因为罗拉的横冲直撞生气谩骂,然后又是一名在路拐角被撞的穿着破烂的乞丐,一个骑着偷来的自行车的小偷,差点撞上市长的车,救护车与抬着玻璃的工人,直到到达父亲银行的办公室,发现老爹正和那位女董事在说一些私话,老爹不肯借钱,也不愿意借钱,因为她不是他亲生的,所以罗拉就两手空空赶去了和曼尼约好的地点。

地铁上捡到10万马克账款的老乞丐
地铁上捡到10万马克脏款的老乞丐

短短的二十分钟的奔跑,被导演通过纯粹的电影表达手法给硬生生进行了三次场景重现,你要知道,这种叙述手法是电影所独有的,这在小说里面是无论如何也无法自然衔接上的,就如同小伙里面的那些内心丰富的心理活动描述一样让电影难以重现一样。当罗拉拯救男友失败之后,随着罗拉中枪倒地,罗拉出门前扔下的电话场景再次浮现,紧接着场景再次回到了一开始奔跑的起点——罗拉家里。最初我以为这是一种罗拉假想的另一种方式,但是在第二次则是曼尼中枪倒地,随后场景重现第三次。前面提到的那些奔跑途中遇到的剧情人物都全部重现在途中,但是每次都因为罗拉的微妙转变,他们的命运也随后发生了转变。影片中,每当在路上遇到那些人物,电影镜头都会快速闪现出他们随后的命运,只有最后一次,罗拉在奔跑的时候并没有因为自身的鲁莽而给他们带来麻烦,他们随后的命运才往好的方向来发展。

每逢最后关头,这个画面都会重现,是整个奔跑最高潮的时段,左为曼尼
每逢最后关头,这个画面都会重现,是整个奔跑最高潮的时段,左为曼尼

前面两次,罗拉都以失败告终,只有最后,因为罗拉没有导致市长发生交通事故,市长及时将其父亲从银行给无意间支开,罗拉才会将身上仅有的钱拿去赌场进行最后一搏,并且意外地赢得了10万马克。然而讽刺的就是,结尾,罗拉的这十万马克却什么忙也没帮上,曼尼因为看到了那个在地铁捡到他装有脏款的包的老乞丐,所以追上并成功把钱给要了回来。

这种讽刺的结局更像是一种说教,似乎在告诉我们某种道理,不要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将周边人置身于事外,即使你再忙,也要抽上几秒钟的时间来关爱一下身边的人,不要因为自己的无心之失而给他人带来诸多麻烦,很有可能你的这一步无心之失不仅仅是给他们带来麻烦,对方在此麻烦中可能心境也已改变,或生气、或悲哀,然后因为这种连锁情绪而导致了某种意外身亡那也是说不定的。而结果,你的努力很有可能啥忙也没帮上,反而倒是给他人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这看起来就是电影《罗拉快跑》通过三段重复桥段想要给我们说教的一种哲学思想。

《罗拉快跑》这部电影表现手法接近于超现实主义,对于剧情方面追求以蝴蝶效应为主要逻辑的剧情导向,但是导演并没有将影片中的三段重现剧情之间刻意去安排去衔接,完全就是单纯以表现某种哲学意识形态而生硬地将三段进行了衔接,并且在影片中,罗拉的歇斯底里的声嘶都会惹来镜面被震碎,这便是超现实主义的一种含蓄表达。矛盾的就是,将蝴蝶效应与超现实两者糅合进同一部影片中,互相之间有着一些本质上的对立矛盾,既然是超现实,却在表达客观科学的逻辑,让人难以相信这所谓的蝴蝶效应究竟是一种刻意人为安排还是一种“必然性的偶然”事件。这也是整部影片所给我带来的一种迷惑。

正如电影中的的画外音:

“每一个问题的答案的揭开,都将面临着一个全新的问题。”

有一点我不太确定,我到现在都无法确定影片中,罗拉奔跑途中在街拐角遇到的那个老乞丐是不是一开始在地铁上拿走那个装有脏款的包的老乞丐,因为时间有限,我就暂且不去看第二遍了,只是依稀记得两人的模样和年纪相仿,但是面部特征似乎又有所差别,如果你们正在看,或者打算看《罗拉快跑》这部电影的话,不妨替我留意一下这两人究竟是不是同一个人,然后回头给我留个言,千恩万谢!

震耳欲聋的呐喊,酒红色的头发,无一不彰显着罗拉的个性。罗拉的存在,给德国这个刚撤掉柏林墙的国家带来了一种全新的活力,给死气沉沉的柏林街头带来了鲜活的色彩。也许,当时的柏林,甚至是整个德国,都需要更多第三个奔跑镜头中的罗拉那样的人,不以己悲,才能让当时的德国社会更加快速地恢复到和平年代的状况吧,虽然不是国家总统,但每个人都有背负着国家兴亡的微妙责任。

四部电影,四个角度,多维的纳粹大屠杀

影评:《幸福的拉扎罗》,食物链底层却是幸福链的顶层

影评:这部《我是布莱克》也许是最接地气的金棕榈

个人微信公众号
个人微信公众号

声明:文章为拿着灼热的铁个人影评博客(公众号:lattestory520)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Comment

4 Replies to “《罗拉快跑》更像是一部典型的说教主义电影”

  1. 博主你好,我是你的忠实粉丝,请问怎么样才能联系到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