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这部《我是布莱克》也许是最接地气的金棕榈

Square

“I, Daniel Blake, demand my Appeal date before I starve. And change that shite music on the phone. (我,布莱克,请求在我将要挨饿之际能确定一个进行上述的具体日期。并且你们最好把你们那该死的电话客服的铃声给换掉。)”

——电影《我是布莱克》

影评:这部《我是布莱克》也许是最接地气的金棕榈
影评:这部《我是布莱克》也许是最接地气的金棕榈

《I,Daniel Blake》这部2016年由肯·罗奇指导的的英国电影成功摘下第69届戛纳电影节的金棕榈,并且在继《风吹麦浪》(目前还没看这部电影,先码着)之后,这部电影也再次帮导演肯·罗奇问鼎金棕榈,可以获得两次金棕榈的导演可谓凤毛麟角。目前我国也就陈凯歌导演的作品《霸王别姬》曾得此殊荣。

《I,Daniel Blake》在大陆和台湾的中文名都是《我是布莱克》,而在香港,电影名则被翻译为《我,不低头》,光是这两种中文名称也已然十分耐人寻味,其中微妙,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在您看完电影后,自然会体会到其中深意,作为一个尽量不去剧透的影评人,觉得有责任也有必要来卖这个关子,待观众自己去发掘。

凭借《我是布莱克》再度斩获金棕榈的肯·罗奇导演
凭借《我是布莱克》再度斩获金棕榈的肯·罗奇导演

这是一部在我看来十分接地气的荧幕艺术品,用最简朴的语言去声讨现实中最为常见的矛盾。导演肯·罗奇尽量用最真实、毫无掩饰的现实主义表现手法去对那种矛盾的社会福利体系进行了特写,布莱克这么一位单身老人便是导演声讨这种矛盾体系的利器,看似无奈,实则发人深省。

在观看电影《我是布莱克》的前半段时期,我甚至发自内心地对布莱克的遭遇产生会心一笑,毕竟这种情况在哪都可以碰到,即使是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也定然有一些类似的情况。而个别影评人认为这是一部意识形态偏左的产物就难免让人觉得过于夸大了,就我个人而言,导演也未必是想用此电影来质疑英国的那种保守政党,更有可能是站在一个孤身老人的角度,站在平民大众的起点来观察英国社会福利体系这么一个令人生畏的庞然大物,你不了解它的运行机制,但是它却决定着你的衣食住行是否能得到最基础的保障。

出于对此影评的需要,可能需要大概过一下部分必要情节:

电影主角布莱克
电影主角布莱克

整部影片中,故事围绕着一位患有心脏病老人布莱克申请社会福利与福利机构展开的一场持久战而展开,通过类似于纪录片的现实手法记录了一位老木匠在申请福利的时候遇到的种种尴尬和矛盾将这一社会问题进行了放大,最终以布莱克心脏病突发而亡这样的悲剧将导演的声讨之声推向高潮,无奈中包含着铿锵有力的嘶喊。

影片一开始以一位冷漠的官方女声作为开场,她接二连三重复着问布莱克一些早已应当知晓答案的调研问题。布莱克在回答这系列问题的过程中的态度也越来越显得不耐烦。这系列问题都与布莱克的“健康”息息相关,比如问布莱克的双手能不能抬到头顶做出戴帽子这一简单的动作等,然后对方公司通过这一次对话调研进行综合评估,判断布莱克是否能够获得类似退休津贴这样的社会福利。

布莱克的医生早已经对他的身体情况进行了最专业的审视,他给布莱克的专业建议就是最好不要再继续工作了,这对他的心脏极其不利。所以才会发生影片开头的这一席谈话。然而该社会福利机构的调研和评估人员都是第三方外包公司,他们很显然缺乏专业的医疗领域的专业知识,但是他们经过综合评估之后,觉得布莱克的身体状况足够“健康”到去正常工作来养活自己,暂未达到吃养老福利的要求。

在布莱克的弱势无效反驳之下,该福利机构的工作人员建议他可以先去申请失业补助金。申请失业补助金可把做木匠做了一辈子的布莱克可难住了,机构人员告诉他,需要申请失业补助需要先在该机构的官方网站上填写电子申请单,填完之后再将其打印出来。然而工作人员并没有体谅这些完全不懂电脑操作的老人的痛点。其次,在申请失业补助金期间,失业人员被要求每周至少需要去各个公司求职三次以上,并且每次需要用智能手机现场录下视频佐以证明求职行为的真实有效性。

另外,该机构还强制性要求申请人必须去参加一次面试培训的课程,指导老师教他们该如何通过智能终端去编辑一份吸人眼球的数字简历…

当然,布莱克最终还是采用自己手写的方式在一张纸上写下了自己的个人简介——

既好又坏的消息,有一家企业需要一位像布莱克这样干了几十年的经验丰富的老木匠,但是布莱克出于自己的实际情况勉强拒绝了对方真情实意的聘用邀请。这是整部影片中布莱克唯一一次违心地出卖了自己人格的行为。他为了获得失业补助金不惜通过假求职的做法,与自身的原则出现了很大的违和。

最终,布莱克的失业补助金也一直迟迟未能得到落实…

再然后,他们建议布莱克如果对此结果不满可以选择申诉,或者回头重新申请养老金,走进恶性循环的死胡同。

出于无奈,因失业而穷困潦倒的布莱克变卖了家里所有能卖的家具。

蹲在墙根下,墙上涂鸦出自他的杰作
蹲在墙根下,墙上涂鸦出自他的杰作

在一而再再而三被这一庞大而机械运行的福利机器挫败之后,布莱克面临崩溃,在该政府福利机构的外墙上郝然写下了文章开头所提及的那句电影引言:

“I, Daniel Blake, demand my Appeal date before I starve. And change that shite music on the phone. ”

中文意思可以参见开头部分。

PS:貌似把整个剧情都透露的差不多了,我不是故意的…

如果你曾经如大多数人那样都经历过电信公司的客服语音系统那一层一层的语音菜单;经历过很多公司人工客服之前那漫长得让人窒息的等待铃声,定然会和我一样对布莱克的遭遇发自内心地找到情感共鸣。

整个社会福利服务体系充斥着官僚主义作派,如同一部很古老很庞大的保守机器,一直在很保守地按部就班地运行,没人愿意或者敢于出于个人情感去帮助像布莱克这样的微不足道的小老百姓。本身是为纳税人服务的福利机构已经被它的病态制度主义带偏了,与初衷背道而驰,让老百姓难以得到该有的社会福利,以至于像布莱克这样安守本分从不做亏心事的老实木匠直到临终也没有拿到退休金或者是失业补助金。他的死更多是导演在扮演声讨者,暗示那些没有人情味的机构能够在冷漠中添加一丝温情。

福利机关热心肠的安
福利机关热心肠的安

“Please listen to me, Dan. It’s a huge decision to come off JSA without any other income coming in. Look, it… It could be weeks before your appeal comes through. You see, there’s no time limit for a mandatory reconsideration. I’ve got a time limit. And you might not win. Please, just keep signing on. Get somebody to help you with the online job searches. Otherwise, you could lose everything. Please don’t do this. I’ve seen it before. Good people, honest people, on the street.”

以上这段话是该政府机构的一名名为安(Anne)的工作人员出于个人意愿奉劝布莱克的一段肺腑之言,大概意思是说:

“布莱克,你最好是找人去代替你在网上求职,不然你的失业补助申请是永远也不会审批下来的…像你这样的好人我也看到过很多,但最终结局都十分凄凉,你应该懂得变通,不要这么腐朽,把生活想得太过理想化。”

难道这个机构里面除了安以外,就没有其他较为热心肠的公务人员了吗?当然有,他们也是被这刻板的制度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人,即使有的时候想要帮助一些弱势群体也是束手无策。罪魁祸首是那种惟制度为首要的官僚作风,而安只是这按部就班的古老机器中所有潜在的热心肠的工作人员的一个缩影。

并不是每个人都有像安和布莱克那样的勇气站出来有所为,大多数人都是默默承受的平凡小老百姓。就如同布莱克在墙上写下那段话时,站在路边看热闹,拍手叫好的人群。布莱克说出了他们一直以来都不敢说的话,他就是那只出头鸟。

这种社会福利机构其实就是当时整个社会中的一个缩影,大多数人都选择了对这种刻板制度低头,偶尔有些人会选择以自己的方式来帮助同样身陷困境中的人。

比如安,

有两个孩子的年轻单亲母亲凯蒂
有两个孩子的年轻单亲母亲凯蒂

比如与布莱克同病相怜的年轻的单身母亲凯蒂也难以取得应享的福利,因为收入甚微在穷困潦倒之际在超市偷东西遇到的那位好心的超市保安,他能够体会到凯蒂的难处,所以放过了她。其实这也与那家社会福利机构的做派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他们的做法更为人道,

比如在凯蒂领取低保物品的时候,低保工作人员那些暖心的老阿姨们(并非是贬义的目的),

再比如帮助布莱克声嘶呐喊的那位老兄(本文第一张合影剧照中右边那位),将自身的大衣披在了站在写有大字的墙根处的布莱克…

种种行为都是一种默默无声的反抗形式,但是你并不能一棒子打死所有那些漠不关心你的人,只不过低微的他们正在以自己的形式来抵抗无情的社会,带来的是涓涓暖流。

所以,你不能责怪最后低头于这个冷漠无情的社会的凯蒂以卖身来养活自己的两个孩子,又有几个像布莱克那样充满正义的现实勇士?

“他们称这是一场贫穷的葬礼,但我觉得布莱克很富有,他曾以宝贵的人格来帮助我们…布莱克有一封对于福利机构申诉的信,很遗憾,他永远也没有机会去为自己的权利进行申诉了,以下是这封申诉信里面布莱克生前写的那申诉内容:

‘我一直以来都一分不少地向国家交了税,并且对此我很自豪。如果情况允许的话,我很乐于帮助我的邻居们。我不接受任何慈善资助。我的名字是布莱克,我是一个人,不是一条狗。我竭力要求获得我应有的权利。你们最好给我放尊重点。我,布莱克,是一个合法公民。’”

——凯蒂在布莱克葬礼上的致辞

影评:《幸福的拉扎罗》,食物链底层却是幸福链的顶层

影评:我从电影《大鱼》中看到了什么?

个人微信公众号
个人微信公众号

声明:文章为拿着灼热的铁个人影评博客(公众号:lattestory520)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