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粽子救男友?你卖的到底是什么?

Square
杭州,四川女卖粽救男友
杭州,四川女卖粽救男友

今早一打开微博没多久就看到了关于卖粽子救白血病男友的新闻,发生地址在杭州,粽子10元钱一个。对于她和男友妈妈一起摆在路边地摊上卖的“粽子”,我觉得已经不单纯地只是粽子了,里面已经掺杂了几许其他成分。

起初,当看到10元一个的价格时,我的内心对此是比较抵触的。本人在上海这么些年,也没见过有哪个粽子卖到10元的,一般都是七八块钱,当然市中心应该还是有这样的价格的粽子的。而且她们是批发的粽子,批发的成本也比零售要低,而且地摊并不像超市店面一样需要其他额外运营成本,所以同样的商品一般在地摊上的价格普遍要比正规店铺还要低得多。这也就算了,我在上海这里经常在早餐车上购买的粽子七八块一个,而且还是热乎乎的,不需要拿回家回锅热一下的,并且卖家会把粽子剥的好好的放在塑料袋里面,良好服务加上美味的鲜肉粽不过七八块钱,难道说人家不赚钱吗?既然定价十元一个,自然作为卖粽救男友的一方就是在用此进行私人募捐活动而已,纸板上也写明“现卖粽子筹治疗费,求好心人帮忙。”但是既然有苦衷,为什么要大费周章地以卖粽子来救男友呢?为什么不干脆带着写得明明白白的牌子向群众直接寻求帮助呢?

现在的街头到处都有落魄的艺术家,谈着吉他的卖唱者、跪地乞求回家路费的女学生、拿着叮当作响的不锈钢碗的蓬头垢面的残疾人、地铁上从头唱到尾的乞讨者,这些都是当今社会习以为常的乞讨形式。其中大部分都是骗子,加上网上不断曝光的一些假乞丐的新闻,早已经让乞丐不再单纯地仅仅只是社会弱势群体,而变成了一种职业,当乞丐变成了一种职业,毫无愧疚地消费着大众的同情心,反而成为了一把利剑,人人都怕被骗,人人都对乞丐敬而远之。

所以,在大众分不清到底谁真谁假时,真正需要帮助的人也就不能指望直接通过伸手求得大众援助的方式来解救自己迫在眉睫的处境了。现在的网络发达,要成为网红,需要出奇制胜,要想短时间内获得足够的治疗资金,自然也不可走寻常路。既然此路不通,唯有靠其他方式来变相获取别人的信任了。于是就以卖粽子救男友的方式以见自己的一片真心。

“卖粽子救男友”的弦外之音是什么?

  • 我不是势利的女人。在男友白血病病情稳定的那段时间我遇到了他,在他现在白血病复发的时候我依然没有弃他而去,这是上天在考验我,我需要大家来见证我对男友的足够忠诚。
  • 我想要靠自己的能力来帮助男友。我并没有伸手向你们要一分钱,买粽子是你们的一种自愿行为,这是我自己赚来的。我与乞丐是有明显区分的。
  • 如果你们肯乐捐我们再好不过。显然,有的人出于同情心会不要粽子,纯粹的就是一种捐助行为,对于这个,可以理解为是一种额外收入来源,对于我们现在的境况,当然是钱越多越好。

现在的我们需要达成一个目的往往需要融入很多的套路,就连乞讨也不例外。一旦融入了套路,形式不自然,就会显得作。既要留住自尊,又要获得别人的同情,很显然也是难!

为何不自己做呢?

粽子几乎是中国家家户户年年端午都会吃到的一种热门传统美食,粽香中弥漫着浓浓的中国味,每个年龄大点的家庭主妇几乎都会包粽子。然而男友的母亲以及女友二人都没有如此,只是批发过来,然后二人坐在地摊边进行兜售。这难免让人觉得毫无诚意可言,甚至充斥着商业的气息,如果将二者的身份转变为销售员,完全可以视为两位精明的商人。不过事实在此,院方也有证明事情的真实性。

如果将粽子看作商品,10块钱的价格实在是难以看出它的独特之处,除了是浙江的嘉兴粽子比较出名而已;如果看作是换取同情心的另一种性质的物品而言,很显然又显得确实一点诚意也没有,如果你为了获取大众的帮助,应该视他们为衣食父母,而不仅仅只是经销个粽子敷衍了事,如果发自肺腑地感激他们,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东西也是会获得他们的帮助的。为何他们肯为你消费同情心,你不可以同样以感恩的心回馈?这样转手甩卖粽子的行为很难让我信服是在回馈恩人。你们尽力了,大众接不接受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与其干坐着等别人施以援手,倒不如想想可以为别人真真正正地做点什么,而不是穿上屈原的服装花尽心思去引起别人的注意,感觉就是在侮辱屈原而已。想当年屈原一身傲骨,宁投江身亡也不向世俗低头,又怎会容忍你在此扮着他的样子来低声下气地乞求别人的恩赐?不解你刻意地穿上屈原的衣服对乞讨到底有何好处,难道这就是你的出奇制胜的方法吗?

卖粽子救男友的小姑娘,你卖的到底是尊严还是商品?

相关文章推荐:端午节来临,出门在外如何充分发挥您的智能手机?

个人微信公众号
个人微信公众号

声明:文章为拿着灼热的铁个人博客(公众号:lattestory520)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