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言•苍蝇和蚊子

Square
蚊子
蚊子

文/拿着灼热的铁

在一个臭水沟里面躺着一只鸡腿,鸡腿还算完整,应该是小孩子吃了一口掉进了这个臭水沟里。天气热得很,臭水沟的臭味也越发臭得很,一只老鼠正安逸地坐在下水管道里面进行避暑,左边脸颊上的一根胡须还带着粒鸡腿肉渣,好不快哉。

没多久,一只苍蝇“嗡嗡嗡…”地盘旋了一阵后敏捷地降落在了鸡腿上,嗅了一会,然后就开始享用这顿美味的午餐。紧接着,又来了一只蚊子,蚊子没有犹豫,直接用嘴吸靠到了鸡腿上,但很快又飞离了鸡腿,降落到了一只狗的身上,得劲地享受着,狗痒得在地上不停地翻跟头。他们两都没注意到坐在一旁管道里面的老鼠,老鼠也懒得出去跟他们打招呼。

“这里有这么个吃的你不吃,非要去吸血。”苍蝇头也不抬地嘴里一边嚼着一边讽刺着。

“我们嘴里没牙,我们只有吸管。”蚊子一边拼命地逃避着狗的攻击,一边“嘤嘤”地细语回应道,显得倒是很有风度。

然后,他们又继续享用着各自的午餐,再也没有互相搭理谁。过了半晌,开始起风了,太阳也没那么毒了,天气稍微凉快了一点。老鼠爬到了管道口让微风肆意蹂躏着自己的毛发与胡须。那两位这时候也差不多吃饱喝足了,看到了一旁的老鼠,不过也没怎么着,每天遇到的动物多了去了,打招呼难眠多余。

“喂,你要到哪里去?”苍蝇很突兀地冲着蚊子问道。

“我要去乡下。”蚊子显得心事重重的样子,然后反问苍蝇道,“你呢?”

“我要去城里。”

“城里人过得老富裕了,你为什么要去乡下呢?真搞不懂。”苍蝇随后问道。

“城里人精着呢。”蚊子对此嗤之以鼻,“想要吸他们的血,啧,难!”

“我妈妈就在前天刚刚饿死了。”蚊子一提起这件事就又开始伤心了起来,他飞落在一片树叶上小声抽泣了起来。这时候苍蝇也觉得自己刚刚对蚊子太没礼貌了,于是语气缓和了一点,“好了吧,别哭了,男儿有泪不轻弹。”

蚊子没理他,依然抽泣着。苍蝇本来打算继续启程,但是刚飞走了一段路又折了回来。

“这样吧,你要是不哭,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好地方,管吃管喝。”

“哪里?”蚊子的哭声这时才嘎然而止。
“城里。”

“不去!”

“你确定不去?”

“我确定,我不去!”蚊子很坚定地拒绝着苍蝇的好心邀请,说着就开始动身毅然决然地朝着乡下的方向启飞。苍蝇倒也很大度地跟在蚊子的后面飞着,想着再劝他一番,因为他需要蚊子。他们家族很久以前就知道蚊子有一个本领,可以发出次声波来辨明方向,而他们苍蝇因为视力差,偏向于光线比较好的地方,光线不好了就开始六神无主地到处乱窜。

他需要蚊子做他的导航灯。

“喂,你好得也要告诉我为什么在城里不好混啊。”苍蝇跟得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

“城里人都精着呢,”蚊子又重复了一遍,“根本就近不了他们身,他们有蚊香、杀虫剂还有电蚊香,我们连房间都进不了。”

“就为这个啊?我倒是可以帮你,我知道哪里有血可以吸,就在城里。”苍蝇胸有成竹地说道。

“好吧,什么时候可以找到?”蚊子半信半疑。

“就在今天晚上。”

“我跟你说,”苍蝇一边说着一遍领身带领蚊子前往城里,“乡下才叫真不好混呢。我刚从乡下过来。”

“不会吧?”蚊子难以置信地说道。

“是真的。乡下人从来没有什么剩饭剩菜,即使时间长了有臭味了也舍不得扔,硬吃下去,我们有时候三天都吃不到个像样的饭菜。”

“是吗。”蚊子小声应答着。

苍蝇
苍蝇

到了晚上,他们来到了一个公园,了无人迹,看样子已经是深夜了。不过蚊子却不这么认为,他一下子就感应到有个生物就在附近,没过多久就看到有个瘦骨嶙峋的老乞正躺在一座长椅上酣睡着,他还看到了很多其他蚊子也在这里,大家都在忙着自顾自地享用这来之不易的宵夜,没空互相搭理问好。那位老乞仅仅只是偶尔在睡梦中摇摆一下手臂作驱赶状而已,然而仅仅只是徒劳,蚊子们倒也胆大起来。

苍蝇这时候正在不远处的地上吃着一堆只有城里面才有的高级货,里面有可乐、肯德基、面条、烤鱿鱼、面包以及融化成糖水的冰淇淋等,所有这些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股难以名状的臭味,然而苍蝇倒是一副乐不思蜀的样子。

“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啊!”蚊子稍后一脸崇拜地问苍蝇。

“找到这样的地方很容易,我只要靠闻就能闻到这些东西了,还有那个人身上的味道。”苍蝇朝着老乞那边点头示意着。

“还有其他地方?”

“多了去了。”

“这些人干嘛不回家睡觉?”

“天知道。”苍蝇随着就开始在垃圾堆上打着哈欠隐隐睡去。就在这晴朗的夜色下,月光轻抚着老乞,蚊子又伤心地想起了妈妈,不过没有哭。

不知何时起,公园里面剩下的只有微风的摇篮曲。

声明:拿着灼热的铁个人博客(微信公众号:lattestory520)原创文章,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