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疑的艾滋病患者

Square
短篇小说《多疑的艾滋病患者》
短篇小说《多疑的艾滋病患者》

个人原创短篇小说《多疑的艾滋病患者》与2013-8-1首发于我的qq空间,为数不多觉得还不算太幼稚的作品之一。虽然不完美,但也毕竟是以前的心血,应该拿出来给你们看看五年前的我。

01

“孙总,我没有把公司的任何秘密泄露出去过,我可以证明给你看。”

“证明?你还打算在这企图让我多留你一段时间,让你获得更多情报?”

“孙总,我完全没有那样的意思,如果您真这样想的话,那我说再多也没有用,我只希望孙总您能相信我。我敢肯定,这件事不是我干的,有人可以为我证明。”

“谁?”

“这个……不,我不能说。”

“真是奇怪,你说有人可以证明这件事不是你干的,但我现在给你机会说,你又不说,现在你说了也没用,”那位孙总说着便拿起办公桌上的一封辞职信向扔到那位下属的身上,很快,那封信又落到了他的脚下,“我见过几个向你这样的人。我劝你一句,不管在哪家公司上班,没有一家是容的下你这样的道德的。”

“哼,既然你不给我机会证明我自己的清白,那我也不再稀罕呆在这里。在临走前,”那位下属弯下腰捡起那封辞职信说道,“我也想奉劝你一句,人与人之间,如果缺少信任,那么,你也注定以后会失败的。”说完他便迈着气冲冲的步子摔门而去。

“哼!”当那扇门砰地一声关上之后,孙总不屑地发出了一声鼻音。“年轻人就是这样,我才不会为了这个小事而动怒呢。我给你时间就是在拿我们公司的利益做赌注,你再有才华也比不上一个公司,”他想,“还有一个同伙,可以证明他的清白?那他为什么不说了呢?我看他是怕连累他的同伙吧!”

就在他正为了这件事而气愤不已的时候——他并不像他说想的那样可以稳定地控制自己的情绪,他接到了老婆的电话,所以他很快便把这件事抛到了九霄云外。他和老婆结婚已经十二年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早已经变得平淡乏味了。想当初刚娶到她的时候,那时候的他是多么的欣喜若狂,他可以为了她做任何事,因为他认为他娶到了一位世界上最美丽的女子,而他却总是那么自卑,那时候的他只不过是这家公司的一名普普通通的职员,外貌平平。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不再信任她,他惧怕着她的美貌,它再也不能够引起他的任何温柔情感,一直都在无意地躲避着它。她打电话过来问他晚上回不回家吃饭,她知道他的想法,但还是按照以往的惯例打个电话问问他,即使她知道他可能需要加班。就像她想的那样,他今晚会加班到很晚,让她和儿子先吃。当说到加班的时候,他想起了一个人来。一个女人。是个懂得生活情趣的女人,十分有魅力。他想起了她的那张娇小的嘴唇和那双充满灵气的眼睛,它们早已经紧紧地锁住了他的灵魂。

02

“怎么回事啊?是不是那家伙不相信你说的?”当那位刚被上司辞退的员工回到办公室后,与他关系交好的那位同事连忙关心道。

“是啊。”

“要不我去帮你证明你真的没有出卖过公司,我有信心他会相信的。”

“哎!算了吧。与其每天在这里担惊受怕,还不如早点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忍受不了与这样的人每天共处一室。”说完他便开始收拾起来自己的办公桌上的东西。

就在这时,那边的办公室的门响了一下,但远不如刚刚那一次的声音那般震耳。与此同时,孙总从那往这边缓缓走来,他那兴奋且快乐的样子着实令这位公司前职员诧异不已,他本来以为他刚才已经严重地引起了他的不满情绪,所以他现在隐隐有些失望。当孙总看到他时,只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就仿佛他们只不过是大街上匆匆经过的过路人一般。

“今天也许该换换口味了,”孙总一边在人行道上走着,一边在寻思着他晚上的一番计划,“昨天吃的意大利面,那家餐馆的面条不错,而且她也蛮喜欢吃的。不,我记得她曾经好像说过,她不喜欢连着两顿吃一样的东西……哎,吃什么好呢?”突然,一个好想法在他的脑子里冒出来,“对了,她那天晚上在床上时说过,她好久没吃过披萨了。”想到这个,就想起了他们的初次见面,那是多么让人难忘的一天啊。当时他是在必胜客遇到她的,起初,她并没正眼看过他,也并不知道自己的美貌已经勾住了一个已婚男士的魂魄。当然,她不屑于知道这些,她知道自己不论在哪都能引起各种各样的男人的注意。我们的这位已婚男士十分懂得追求美好事物,他自认为自己还从没有过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他不知道遥不可及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当他出门后开车经过公交车站看到她就站在那时——这也许是个巧合,但也许不是,他善于运用各种办法,所以,他才会在公司有着今天这样的地位。就在那之前不久,刚刚下过一场大雨,路上有许多雨水积在那些坑坑洼洼里,在车站那就刚好有一摊很大的污水,离她很近。一切就如他所想的那样,当他开车从那经过时,那些污水全都溅到了她的衣服上。就在她愤怒不已的时候,他停下车,向她道了歉,然后又送她回了家。

当按着她家的门铃的时候,他的心里异常兴奋,不知道等下当送外卖的送来披萨的时候她会是什么样的,她会不会觉得很惊喜?她会为此觉得他很体贴吗?今晚我觉得吃一顿烛光晚餐比较有情调,他正在充满期待地幻想着。他越想就越觉得他的体温正在慢慢上升,越来越觉得口干舌燥。

“你来啦!快进来吧。”让他每天朝思暮想的那位女人——其实她的年龄只有二十出头,称之为女人似乎觉得不太适合,况且就这样称呼吧——打开门看到他后露出一个妩媚的微笑,一边说着一边给他让了个通往客厅的道。

“亲爱的,咱们今晚吃什么好呢?说真的,我好想亲手做些东西给你吃,但我真的不会做,外面的东西我也都吃腻了。”他们现在已经坐在客厅的沙发上,那位女人一时拿不准主意,像个小猫似的把头歪倒在他的肩头。如果不仔细观察的话,很容易让人误以为是一对感情很要好的父女俩呢。

“你就别在浪费你的脑细胞了,小宝贝,我等会有个惊喜给你。”他搂着她的腰在她的额头上很温柔地吻了一下,故作神秘地对她说道。

尽管他看到她不停地追问他时因为好奇而不断折磨自己的时候,他也好几次差点忍不住想提前告诉她,但他终究还是忍住了。当送外卖的准时把两份披萨送来的时候,她真的感到很惊喜,然后他们又在吃饭的时候谈起了他们的那次偶遇。

“如果不是那滩污水的话,我们也许到现在都不知道世界上会有这么一对完美的情人呢。”那位孙总说道。

他的情人只是回以一个甜美的微笑。

“亲爱的,你今天给我的惊喜让我真的很开心。我想我很快就也会给你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绝对会让你大吃一惊,你铁定想不到你的小宝贝有多么的能干,有多么的爱你。”她神秘兮兮道。

“哦?你准备给我什么样的惊喜呢?”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接着又只剩下餐具的忙碌声。

“其实我都知道。”她边吃着披萨喝着两人刚刚亲手泡的冰拿铁边说道。

“你知道什么啊?”

“其实那天你是故意的。”

“什么故意的?”

“你故意把车开到脏水上,你就承认吧,我从没怪过你。”

“呵呵,我倒也不想抵赖,”她的情人坦然道,“你说你从没怪过我,你是从什么时候看出来的?”

“就在你第二天晚上开车来看我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真的是好阴险啊,可怜我就这么上了贼船了,而且还是个老男人。”她笑着调谐道。

“那等会我就让你见识见识老男人的魅力。”他一边说着一边朝着她的胸部瞅去。他觉得他这时候浑身都燥热难耐。

03

看着那成熟的男人正紧拥着着她酣然而睡,让他的小宝贝觉得心里暖暖的。他那略显黄色的发丝与深褐色的皮肤让他看起来充满了男性的阳刚气质,他的五官并不太美,但是看起来就是让她觉得很舒服,比从前的那些稚气未脱的小男生们好多了,她偶尔会这样想到。他总是会在与她进行一番享乐之后小睡一会儿,她就这样在他的怀里,享受着他的温暖的呼吸,抚摸着他的柔软的黄发,感受着那让她觉得有一种归属感的温暖的胸膛和雄武有力的双臂。

如果可以的话,她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敢也不愿动一下的,她不想让他被她的任何微小动作给惊醒。但当她透过窗口看着外面的月亮时,即使她尽力压制着,但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就在要打喷嚏的那一瞬间,她很快速地把脸转向床边,以免唾沫星子溅到他的脸上。

“是不是有点冷?”他睁开眼睛后体贴地问道。

“不冷,就是打喷嚏而已,”她说,“外面的月光让我有点不适应。倒是你,你是不是很热?”

“是有点,不过还好吧。”他一边说着一边正要准备下床,“我得回去了”说着他便在她的脸上亲了一口,“明天我再打电话给你。”

“好吧。”

即使她并不希望这样,她也只好向命运妥协。“命运已经对我仁慈多了。”她想。是的,相比以前的生活来说,命运已经很难得地向她伸出了一截橄榄枝。那根本谈不上叫做生活,她认为那是她真正成为人之前的一段地狱经历,只不过她没有喝孟婆汤而已。如果地狱真有十八层的话,她只知道自己曾经是在一层叫做“轻浮”的地狱,那里对罪恶的鬼魂的体罚是“世俗”还有“背叛”。它们让她遍体鳞伤,到现在都隐隐作痛。那挥着体罚工具的施刑者就是各种各样的带着虚伪的漂亮面具的人,男人。

在她的情人走后,她依然可以感受到身边的余温,看着那明亮的月光,让她一直都无法入睡。索性打开灯,从床头柜子里的一摞书籍下面翻出了一本烹饪书,格外专注地研究起来。这就是她最近打算给他的惊喜。她知道他其实很喜欢在家里吃家常菜,他其实一直没发觉到他自己说过的一些话早已背叛了自己。

04

孙太太一直都在等着丈夫下班回来,她早已经让他们的儿子已经吃晚饭睡觉了,她自己却没吃,其实她的肚子早已经饿了,但她习惯等她丈夫回来一起吃饭。但绝大部分时候,到最后都是她一个人独自进食,因为她的丈夫早已经在外面吃过了。当她被一阵开门声吵醒的时候,她抬起趴在沙发上的头看到了她的丈夫,他不停地用舌头剔着牙,很显然已经吃过了。

“你吃过了?”

“恩。不是说了吗,你以后不要等我回来再吃饭,这样会饿坏你的身体的。”

“没关系,我肚子也不饿。”

之后他便走进了儿子的房间,他看到床上的儿子睡得那样沉,不禁俯下身在他的脸蛋上轻啄了一下。好像在做梦,眼珠偶尔转动几下,长长的睫毛也会偶尔扑闪几下,这点很想他的妈妈;还有他的小手的指头也会动一动,手指很修长,这点也像他的妈妈,而他爸爸的手指却很粗短;还有他那紧贴在额头上的头发也像他的妈妈头发那样乌黑。“为什么就是看不到我的影子呢?”他想,“哪怕是一点也好。”他的皮肤也像他的妈妈那样白,不像他的那样,包括他的鼻子也像她。他已经无法继续看下去了,越看越觉得儿子异常陌生。随后他又出去走到了自己的房间。

妻子吃完了之后又看了会儿电视,然后洗漱之后就上床了。他们两人都没有说话,各自有着自己的心事。他们已经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亲热过了。

“你的身体怎么这么烫啊?”当妻子无意当中碰到他的后背时,妻子很急切地关心道。

“没事,可能是你刚洗过澡吧。”但他自己也觉得很热,所以他不久就把腿也从被子中伸了出来。就在他快要睡着时,突然,身旁的妻子又开口说道:

“你怎么出了这么多汗?到底有没有事啊,是不是发烧了?”

“是有点热,但我并没觉得哪里不舒服,快睡吧,明天还要早点起床呢,我有事。”

05

这天晚上,在一栋公寓里,一对情人正在床上相拥而眠。漂亮女人仍然沉浸在刚刚的兴奋中,她用手指抚弄着他的由于缺少养分而略带黄色的发丝。正当她享受着这温暖的体温时,忽然,她觉得他的身上开始变得异常潮湿,让她觉得不舒服,所以她推醒了他。

“怎么了?”

“你的身子怎么总是在不停地冒汗呢?”

“有吗?奇怪。”说着他看了看自己的身子,他看到手臂,腹部,和腿部,腋部确实有不少汗液,下面的床单以及盖在身上的被子都明显有一大片印迹。但是他自己却没觉得有多热,因为他们把空调温度来得很低。这样的情况已经出现过很多次了,妻子就因此而提起过很多次。

“你看,你的皮肤上竟然生了这么多红疹,要不你明天抽空去看看医生吧?”

“好吧。”

06

医院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当看到医生的脸色十分严肃的时候,他就隐隐觉得自己的情况如同医生的脸色那般恶劣。

“艾滋病?阳性?怎么会这样?”他想,顿时觉得这个世界抛弃了他,就连医生的眼色在他看来也似乎变成了嘲讽。

他当晚没有像往常那样去他的小宝贝那儿,而是直接开车回家了。人总是在临死前回首自己的一生,关心起自己身边的人。他在开车回家的途中想了很多,想起了这无限美好的世界,想起了生命的短暂、时间的宝贵,想起了妻子和孩子,想起了小宝贝。当到家后,他又像以往一样,劝妻子早点吃饭之类的就走到了儿子的房间。他依然在熟睡,眼珠仍然在动着,还有扑闪闪的睫毛和那偶尔动一动的修长手指。就在他要亲他的嘴巴时,他突然停住了,即使医生说过这样不会传染,但他仍然不放心,所以他又重新直起身子。他又仔细地看了个遍他的儿子,他想记住他的样子。“怎么就是不像我呢?他可是我的儿子啊!”他想,“难道……”他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然后他又想到了她的各种举动,越想越觉得她很虚伪,越想越觉得她的美貌让人恐惧,越想越确定自己的猜想是对的。

于是他想在临死前为自己做点什么。在上床休息前,倒了两杯酒,各自掺了足量的安眠药。他把它们端到客厅,妻子仍然在吃晚饭。拿了双筷子,来到餐桌上陪着妻子一起吃晚饭。对于这样的变化,妻子觉得很诧异,但她并没多问,只是对他说了声谢谢。当他看到她端起那杯酒一饮而尽后,他激动不已,也许这就该是她应有的下场,上天需要惩罚的人太多,可能需要帮忙,他这样想到。

于是他在饮完那杯酒后,觉得自己解脱了,再也不需要每天恐惧着妻子的美貌了,再也不要防着公司里的那些下属了,现在,他觉得很轻松。他只想就这样坐着等待。

“你怎么不吃了?”妻子问他。

“你吃吧,好好吃。”他说,“雪儿,你曾经有后悔过嫁给我吗?”

丈夫已经有好几年没有这样亲昵地叫过她了,当听到他这样叫她时,心里极难得地起了一丝涟漪。

“没后悔过,你今天怎么了?是不是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真不后悔?”

“恩。”

他越看越觉得她很虚伪。他想起了以前,想到当时他为了得到她付出了多大的努力,当时她已经在和一个挺帅的男同事谈了一段时间了。为了得到她,他曾经想尽了各种办法,即使耍些卑劣的手段也在所不惜,他认为只要是为了爱,什么样的手段都是正义的举动。像这样美丽的女人,哪个男人不心动呢?他们都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亲热了,为什么她从来都没向他索要过。本来他曾经还为此内疚过。

“这段时间我都没能好好照顾你,你能原谅我吗?”

“我理解,你的工作总是那样繁忙。”骗人,他想到。

吃完晚饭后,他等妻子进了房间后,悄悄来到了儿子的房间。越看他的样子越觉得生气。“这不属于我,这不属于我!”他一边想着一边抓起盖在他身上的被子慢慢往上移,然后,迅速地捂住了他的小脸。他使劲用手按着被子,任由他那样在被子底下挣扎着。

“杂种,去死吧,白白养了这么多年,竟然不属于我!”

07

“一家三口死于家中,直至一星期后,邻居闻到了一股臭味,之后报警了才发现了这惊人的一幕。”那名前不久被辞退的员工正在地铁上看着报纸的头条,“经检查,夫妻为服过量安眠药致死,小孩为窒息死亡。这件案子最为特别的是,丈夫是一名艾滋病患者。妻子与小孩体内没有检查出艾滋病毒。”

当那名前员工看完后,尽管他一直都在憎恨着他的前上司,但仍然为这件事感到震惊。随后他无意中又看到了一则新闻:

“一名女子死于家中,死因为煤气中毒,我们在死者的锅里发现有一锅鸡汤,警方初步断定有可能属于一起意外死亡。另外,部分权威官方人士对死者检查后发现,她的身上携有艾滋病毒。更为重要的是,她的手机中存有本版中一起一家三口死亡案件家主孙先生的手机号。”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搞的,但我感觉可能与你的多疑的性格有关联。”但也只是感慨一下,接着他便下了地铁去往上班的途中。

短篇小说《黑鸟》

寓言•苍蝇和蚊子

个人微信公众号
个人微信公众号

声明:《多疑的艾滋病患者》为拿着灼热的铁个人博客(公众号:lattestory520)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更多原创短篇小说,敬请关注本人博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