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短篇小说《有关于爸爸妈妈的记忆》

Square
原创短篇小说《有关于爸爸妈妈的记忆》
原创短篇小说《有关于爸爸妈妈的记忆》

这篇原创短篇小说《有关于爸爸妈妈的记忆》我最初发表在我的QQ空间,那也是好几年前的事了吧?是在2013年的10月1日首发在我的QQ空间的,花了我一周左右的时间写完的?忘了。具体小说灵感是我根据一个现实新闻所激发,那篇新闻报道了一位妻子合伙帮丈夫强奸少女,成为丈夫的皮条客。那位妻子因为有孕在身,不方便与丈夫行房。希望这篇短篇小说《有关于爸爸妈妈的记忆》你们会喜欢,主要通过一位孤儿的视角讲述一段惊心动魄的深远记忆。

我是一个九岁的孤儿,现在住在一家儿童福利院里。自从去年进来后一直到现在都没有交到一个朋友,并不是他们不愿意和我做朋友,只不过,这家福利院里的那些管理员们都不愿与我多相处哪怕只是一秒钟的时间,并且他们也经常向那些伙伴们说最好不要与我离得太近。有几次,那些从院子外面进来的大人们都好像很喜欢我,他们问我愿不愿意和他们一起走,我不想待在这里,所以我答应了他们,只不过每次他们从院子的那几间房间里出来之后,他们就都对我非常的冷淡。渐渐地,我明白了,我是一个讨人嫌的孩子,往往这时候,我就想起了爸爸和妈妈。

我听他们有人说我爸爸已经死了,就在一个多月前,被枪毙了,子弹穿过了他的头颅;妈妈仍然待在牢里。他们是坏人。我看到了他们那天晚上做了什么,他们杀人了。妈妈在牢里一定伤心透了,因为爸爸死了。我还听说我的那位弟弟刚刚诞生就被别人领养走了,我对这个很失望,我本来想等到妈妈要生的时候在医院看她是怎样生小宝宝的,她那时候的肚子又大又圆,就像是一个大西瓜在她的肚子里一样。

在福利院的这段日子,每天都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事儿,我就像现在这样坐在窗口,晒着温暖的阳光,舒服的时候就趴在桌上眯一会儿,每天都是如此。只有在睡着的时候,我才觉得我回到了家,那里所发生的事也比现在更加丰富,有趣得多。

爸爸总是爱发脾气,动不动就动家伙打妈妈还有我。在我很小的时候,他不是这样的。他讨厌妈妈,即使在我很小的那时候,他也不喜欢她,从来都没喜欢过她。

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爸爸的抽屉里有一本书,很厚的那种,里面夹着好几张照片,都是同一个人,是一位我从来都没见过的阿姨。他总是会独自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喝很多的酒,看着那些照片。妈妈以前跟我说起过那位阿姨,原来她是爸爸曾经深爱过的女人——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人就非要去爱另一个人呢?——后来她得癌症死了。她的死让爸爸很伤心难过。

“别难过了,就让我陪你一起遗忘掉这些让你觉得既美好又痛苦不堪的时光吧。”那时候,当妈妈看到他在难过时,总会站在他旁边,把他的头用双手按在腹部,随后又腾出一只手来轻轻地拍打着他的后背,任由他的眼泪糊在她的毛衣上。然后,我也会走到他们那儿学着妈妈,用手拍打着他的腰部——那时候的我才五岁左右,个头也只比爸爸坐的那张椅子高那么一点。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的,爸爸开始变得越来越凶。本来他是不抽烟的,但后来他开始抽了,而且抽得很厉害,酒也喝得比以前更多。刚开始他只是对妈妈偶尔大吼几声,然后就经常这样,他对她说每一句话都很大声,但妈妈从来没有这样对他。不管是什么时候,他都能找到各种各样的借口骂她。“地板太脏了!”、“饭煮得太硬了!”、“菜里面是不是没有放盐?”,这类话我经常听到。如果酒喝多了,他还会动手打她,但我不明白,为什么妈妈就任他这样欺负她。

“妈妈,为什么爸爸要打你?”某一天我问她。

“因为妈妈还不够好。”

“妈妈那里不好?”

“是啊,我哪里不好?”她迟顿了一会儿,“反正就是不好啊。”

“他打你,你怎么不还手呢?”我为她打抱不平。

“因为他是我的丈夫,是你的爸爸,他是男人,是一家之主,他有权利这么做。”她毫不犹豫地说道,“我爱你爸爸。等你长大了,你就明白我的意思了。”

“那么爸爸是不是以前也经常被照片里的那个阿姨打呢?”我问她。

“没有啊。”她好奇地看着我说。

“你爱爸爸,所以就要挨爸爸打,爸爸爱那位阿姨,那位阿姨不就也可以打他了吗?”

当她听到我的话时,她竟然笑了,摇摇头就不再跟我说什么。她没告诉我答案。她的这种态度不太与平常一样,我认为她不应该是这样子的。我记得曾经有一次,我和她出去买菜的路上——我经常和她一起出去买菜——她被一辆自行车撞到了,她并没有什么大碍,但仍然和那个骑自行车的大哥哥争得面红耳赤,后来妈妈从那人手里拿过一张一百的纸币才平息了下来。如果她也能够这样子对爸爸的话,也许事情会有所好转,我到现在仍然这样认为。她一直都没有这样对他。

就在去年刚过完年不久的一天开始,妈妈身上的毛病开始多了起来。她的身子没有一天舒坦过。她的双手手腕处有一圈紫色的印迹,手臂上也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青色或者紫色的伤痕。偶尔我碰到她身上的某一块伤处时,她就像弹簧一样一下子把身体绷得紧紧的,并且口中发出“嘶——”的细小声音,就像她炒菜时把菜倒进热油中发出的响声。

“轻点。”有一天我又碰到了她的痛处。

“妈妈,是不是爸爸又打你了?”

“没有啊,我很好。”她在骗我,我只相信我眼前所看到的,那些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于是我说:

“你骗人!那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么多伤斑呢?”

“你不懂。”

那天晚上,爸爸下班回家后显得很高兴,他好像又回到了从前那样,不再对我和妈妈那样的凶,难道他真的没有打妈妈吗?那么那些伤痕是怎么回事呢?我也没有多想就去了隔壁家找我朋友玩去了。等到快要吃晚饭时,是爸爸去叫我回家吃饭的,那是他第一次这样。

有一天晚上,我吃完晚饭早早地就被他抱到了床上去睡觉了,他还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不过没有妈妈讲得好听。由于睡得太早,我半夜里就醒了,是被一阵轻微的叫喊声惊醒的。刚开始我还以为是只野猫在叫呢,后来我听出这声音是从爸爸和妈妈的那边房间里传过来的。

“臭婊子,你叫啊,没人会来救你的。”当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听到爸爸很凶狠地叫到,并且随后伴有一声清脆的声音,我认为可能是爸爸打了妈妈一个耳光,他以前经常这样。当我敲门时,里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过了好一阵,爸爸才穿着一个裤头打开门,裤头被撑得很高,刚好齐我额头。

“什么事?”

“你是不是又在打妈妈?”他的样子看起来很凶,我不敢大声问他。

“没有!”他一边不耐烦地说着一边一下子就把我抱起来,我的头越过他的肩膀看到了光着身子蜷在床上的妈妈,她的双手被一根很粗的绳子紧紧地绑在了一起。她看着我,好像一点也不觉得身上的伤口很痛,而且也不生爸爸的气。

“不许再出来了,知道吗?”当他把我再次抱到床上时,脸色十分凶狠地对我吼道。随后他就急匆匆地走到门口关上了房门走回了他们的房间。

自从那天晚上后,之后的好几个夜里我都能听到类似的声音,我很想去阻止爸爸打妈妈,但我怕爸爸会打我,所以我总是把它想象成野猫的叫声,这样想,我的心里才会好过点。一直持续到妈妈怀了我的小弟弟后,我再也没有被那种声音吵醒过。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因为爸爸的那种坏脾气又一天天地回来了。也许是因为妈妈怀孕的缘故吧,他开始每天对我大吼大叫,我要到邻居家去玩,他从来都没允许过。如果我偷偷地去找我朋友玩,回来后,他一定会打我的后脑勺,而且还要罚我跪在地上很长一段时间。

就在那天下午,那是个周末的下午,我们幼儿园休假,我一直都在客厅沙发上玩拼图游戏。爸爸也休息,他正在房间里睡午觉。妈妈出门去买菜了,因为爸爸在家,所以她就没带我一起出去买菜。就在我为了其中一块拼图该放在哪里而烦恼着的时候,妈妈回来了,而且还带了一位陌生的大姐姐回来。大姐姐很漂亮。然后爸爸也出来了,他那时候就穿了条裤头。妈妈跟他说那位大姐姐刚刚好心地帮她过马路,所以想请她到家里来坐会儿。

“你先坐这儿坐会吧,我去给你洗个杯子倒点茶。”妈妈说着便往厨房走去。

“小朋友,在干嘛呢?”她笑着问我。

“我在玩拼图。”我当时这样回答她,然后她又很快地为我找到了那块拼图的正确位置。

“你妈妈马上就要给你生个小宝宝了,你喜欢弟弟还是喜欢妹妹?”

“当然是弟弟喽!”我到现在都始终认为弟弟更好点,而且我的妈妈后也真的生了个弟弟,但我一直没机会看到他。

“为什么不喜欢妹妹呢?如果有个小妹妹的话,不是挺可爱的嘛?”

“弟弟是男孩子,不会挨别人欺负。”

这时候,爸爸从房间已经穿好衣服出来了。他向替妈妈又向大姐姐道了谢,然后不久就去了厨房。他们两个在厨房里好像为了什么事而争论过一小会儿,很快爸爸又出来回到了他们的房间一趟。我一开始以为他也许是想拿些什么吃的东西来给这位大姐姐,但是我没猜对,当他从房间里重新出来的时候仍然是两手空空的样子出来的,但他的裤子口袋里好像塞了什么东西,之后又进了厨房。

“姐姐,你真漂亮,”我说,因为她刚才帮我妈妈过马路,而且我的爸爸妈妈又都对她很客气,所以我认为我也是喜欢她的,“就像我爸爸的那张照片里的女人一样漂亮。”

“小家伙,你的嘴真甜,”她笑着捏捏我的鼻子,然后她又想了一会儿什么才继续说道:“你爸爸的照片当中的女人?那一定是你妈妈的照片吧,你妈妈确实蛮漂亮的。”

“那不是我妈妈,是另外一位阿姨,我爸爸喜欢她。”

“你妈妈认识她吗?”

“不认识,但她见过那些照片。”

随后便是一阵沉默,她的脸上的笑容开始逐渐褪去。当我说照片上的那位阿姨已经死了的时候,她又一边笑着一边和我说话。

“姐姐,你有喜欢的人吗?”

“有啊。爸爸妈妈,还有好多朋友,我很喜欢他们,每个人都有好朋友,你有多少朋友?”

“我说的是那种喜欢。”但我一时想不起来该怎么说出我想表达的意思。

“嗯?”

“嗯——,就像我的爸爸喜欢照片上的阿姨那样,我妈妈喜欢我爸爸那样。”

“你个小坏蛋才多大啊,就懂得这么多。”她把脸紧紧地挤成一团装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对我说,并且用手左右摇晃着我的头,但并不是很用力,是开玩笑的那种。

“呵呵,”我被她给逗乐了,但我仍然没有忘记她还没有回答我,所以我又重复了一遍我刚才问她的问题。

“我想想……爱,我想起来了,就是‘爱’字。我爸爸爱那位阿姨,我妈妈爱我爸爸,那姐姐你呢?你爱谁呢?”就在我刚说完时,她还没来得及回答我的问题,妈妈就从厨房里端着盘子出来了,上面放着三杯茶,爸爸就在她的后面。他们也刚好听到我的话。妈妈一边端着那些茶杯往我们这边走来,一边神情严肃地盯着我看,她好像知道我要说什么,因为我之前和她说过这个,但她当时没有认真回答我的问题。

“小楚,回房间去玩,小孩子就该去做小孩子的事,别瞎掺和我们大人的事。”她很少像现在这样严肃地跟我说话,她每次生气的时候就像现在这样,所以我只好乖乖地回到了房间。一个人待在房间里实在是很无聊的一件事,我不明白为什么非待在房间里,是怕我惹那位大姐姐生气吗?可是我认为她很喜欢我。我在房间里依稀可以听到外面的一些说话声,但是声音听起来不怎么清晰,糊成了一团。大概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妈妈总是说我没有准确的时间观念——所以,有可能是过了半个小时,也有可能是过了四十分钟——就在那时,外面的声音逐渐成了爸爸和妈妈两人之间的谈话。这时候的说话声已经不像刚才那样模糊了,只要稍微注意听的话,还是可以听得清楚他们在说什么的。

“亲爱的,我现在觉得好兴奋。”爸爸说道。

“我们这样做会不会——”

“不会的,没人会知道我们做了什么。”

“难道你害怕?”爸爸又接着问妈妈。我可以听到他的喘息声,妈妈也是这样,就好像刚刚干了什么特别重的活一样。

“不……我没害怕,我只是……只是有点紧张。”妈妈喘着气说。

“来,我们把这拖到房间里,”紧接着响起一阵物体从地板上拖动的声音,“有什么好紧张的。等我们不再觉得兴奋的时候,我们就可以把她剁成一块块儿的,然后用水泥把她的手,脚,头统统埋到地板下,没有任何人知道的。”

然后,我又在房间里听到了以前每天晚上听到的那种声音,只不过它不是妈妈的叫声,而是那位姐姐的叫声以及爸爸的笑声。不久,妈妈的笑声也逐渐断断续续地传到了这里。当爸爸和妈妈出来后,他们把门锁了起来。当时我已经从房间里出来了,继续在沙发上玩我的没有拼完的拼图,我看到他们都好像很高兴。

“爸爸,你们刚刚和那位阿姨在房间里干什么了?”我本来想问他是不是打了那位姐姐,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这样问他。

“没什么,我们只不过在玩游戏而已。”他说着便和妈妈到了厨房去准备晚餐了。但我能够听到他们的谈话。

“这实在是太刺激了,”妈妈兴奋地说道,“我从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她就像是我们的奴隶一样,我们就是她的上帝,主宰着她的命运。如果不听话,我们就让她尝点苦头,直到她乖乖地顺从我们。那种征服一个人的感觉实在是太不一样了,反正就是感觉很好。”

“对,你现在理解我的这种感受了吧!”

“对了,我等下要出去买点安眠药回来,剩余的都被刚刚用完了,如果不吃点药的话,我今天晚上肯定会兴奋得睡不着觉的。”妈妈说道。

“我想我也需要一些安眠药。”

本来,我以为那位姐姐那天晚上回去了,因为之后的几天我都没有听到她的声音,只能听到爸爸和妈妈两人兴奋地尖叫着,我以为只有他们两人在玩他们玩的那种游戏。但是当那天晚上我见到那些发着臭味的人头,手臂,腿和那些死人的衣服堆在一块的时候,我才知道她那天晚上并没有回去。她已经死了,而且是被我的爸爸妈妈杀死的。他们把她真的剁成了一块一块的,正准备把它们填到地板下刚弄出来的坑里。之前哪里的上面放着沙发,现在沙发已经被他们移到了旁边。他们一定是在前两天我白天在托儿所的时候挖的那个坑,我晚上在家里没看到他们挖过。旁边放着几块碎地板、水泥以及一大堆泥土。那些衣服就是几天前的那位大姐姐穿在身上的那些,它们早就已经变得破破烂烂的。大姐姐的那些堆成一堆的身体上就跟我妈妈以前一样布满了青色的和紫色的伤痕。当他们看到我打开房门时,都被我吓了一跳,我当时正起来准备去厕所小便。

“还没睡啊,小楚。我们正在玩游戏呢,是不是很好玩?”爸爸笑着问我。

“姐姐死了,你们杀死了姐姐。”

“我们没有,我们只是在玩游戏。”妈妈一边说着一边拿起地上的那颗人头拼到了她的身上的颈部,看起来就好像她真的活了过来似的,“你看,我们在玩拼图,多有趣,你不喜欢玩拼图吗?”

后来,我在幼儿园里跟我的朋友们讲过这件事,他们都不相信我,老师也不相信我,他们都说我在骗他们。直到有一天,那些警察带走了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才相信了我说的话。但那时候,我已经离开了他们,来到了现在这个地方。这里的每一天都是那样的无聊,只有在那些阳光从窗口洒到房间时,我趴到这张桌上才会梦到这样有趣的回忆。不知道牢里的妈妈是否也会梦到它?

短篇小说《黑鸟》

个人微信公众号
个人微信公众号

声明:这篇短篇小说由拿着灼热的铁个人博客(公众号:lattestory520)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除此之外,博客还有更多精彩原创短篇小说等着您!

Comment

2 Replies to “原创短篇小说《有关于爸爸妈妈的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