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小说《黑鸟》

Square
黑鸟
黑鸟

01

公寓阳台上趴着一条狗,一只白色的带有黑斑点的斑点狗,像极一只奶牛犊子,在午后的暖阳中纹丝不动地小酣着,只有肚皮在随着气息微微起伏着。

突然,窗外的一颗梧桐树上来了一群麻雀,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扰乱了它的一场好梦。还是那一群长舌鬼,这是斑点狗暗地里给他们起的外号,因为它们几乎每天都要在这个时候来到窗外歇脚讨论个没完,斑点狗自然不会对他们有什么好眼相待。

但是这一次,斑点狗发现其中多了一只黑鸟,黑鸟浑身漆黑,只有瞳孔中的一圈赤色隐约可见。虽说浑身漆黑,但黑色的羽毛却因为反射着阳光,色彩斑斓,并且身后的尾翼矫细纤长,外型甚是出众,在这一群麻雀中显得鹤立鸡群,占足了风头。麻雀都围着他叫个没完,叫声显得比以往更为亢奋,惹得楼下一行人举头观望。斑点狗对这只黑鸟十分好奇,于是跳上窗口好进一步了解这位新来客,黑鸟身上炫彩的光芒让斑点狗叹为观止,周边的麻雀就连它的万分之一也不及。然后没多久,他闻到了一种熟悉的气味,那是它主人的气味。然后随着气味的方向,它寻到了路上与几位朋友正走在回家路上的主人,心里一欢喜,就忘了黑鸟这一茬儿,跳下窗台,跑到门口准备欢迎他的归来。

差不多一两分钟左右的功夫,门上的锁出现了一阵钥匙拨动开锁的声音,随即门就被打开了,门开后,主人看到它也是十分欢喜,又是亲又是抱,十分宠溺。主人后面站着他的几位朋友。

主人是一位二十几岁的小伙子,平时在一家广告公司做平面设计,这时候应该是刚好下班。待接受完斑点狗的欢迎之后,主人放下斑点狗到一边,继续和朋友们攀谈起来。

“我这狗真通人性,如果她是个女孩,我绝对会娶她,”主人打趣着说道,“姑娘,你说是吧?”然后就引来朋友们的哈哈大笑。

“汪!汪!”两声表示回应,斑点狗兴奋地摇着尾巴与主人等一行人一起来到了客厅。

然后主人他们几个就一直在大厅沙发上聊着天,打着牌,看着电视,喝着啤酒,吃着零食,不时吐几个骨头来给斑点狗啃着玩。没过多久,窗外响起了一阵鸟叫声,不是麻雀声,于是斑点狗又想起了那只黑鸟,放下地上的骨头又来到阳台的窗台上。那只黑鸟叫个没完,情绪高涨,引来隔壁家的一只狗狂吠,斑点狗在窗台上看到了老邻居,那是一只小草狗,是隔壁主人去年从老家带过来的一只小狗,它主人是个画家。

“那只黑鸟是什么鸟啊?”屋里的人都不禁被其所吸引,“你们看,它的毛真好看。”

“没见过。”没有人不对它的毛发啧啧称奇。

然后,他们又继续打起牌来,一边打牌,一边侧头看几下那梧桐树上的黑鸟。它的叫声明显要比麻雀声宏亮很多,乱糟糟的雀声也无法掩盖住它那特有的声道。不久,门外楼道处响起了一阵钥匙串的声音,是隔壁那位画家邻居正准备开门。

“又是那个傻逼。”主人一脸厌恶地表情说道。

“我记得有一天看到他在一家宠物店里待了足足有一个时辰,就在那一动不动地看这个看那个,你们说他是不是这里真的有问题?”一位朋友用右手食指指指自己的脑袋,“画画画傻了吧?”

“有可能。”另一位回应。

“我有一次在阳台看到他在楼底骑个破自行车回来碰到了人家的宝马车,把人家的后视镜刮坏了,”斑点狗的主人又忙说道,“你们知道这傻逼当时在干啥了吗?你说你骑车没本事也就算了,人家车停在那你都能碍着,也是人才,结果,他竟然到人家门口找人家当面认罪,送了五百块钱给人家,人家都没给他个好脸色。”

“有摄像头吗?”

“有个屁!”

“我去!这是猴子请来的逗逼吗?”结果又是一阵哄堂之笑。说时迟,那时快,这时窗外的梧桐树上也开始热闹起来,聒噪的不行。只见那黑鸟被一大群麻雀群攻,麻雀们喙爪并用,黑鸟无法脱身,只能任由侮辱,叫声中充满着痛苦。屋里的人一下子将牌扔在了桌上,到阳台上吓走了那一群麻雀,黑鸟受到了不小的惊吓,有之前被麻雀惊吓到,也有被刚刚的屋里人惊吓到,一不留神就掉到了地面上。不远处来了一只猫,看样子打算来叼走它,这时斑点狗跳下窗台连忙奔向楼下,不久就利利落落地达到黑鸟的身边。还没死,斑点狗便叼着它回到了屋里。楼上楼下的人都看到了这一幕,纷纷向主人夸赞这狗有灵性。

主人从斑点狗的狗嘴里接过那只楚楚可怜的黑鸟,摸摸斑点狗的额头,然后就从抽屉里拿出敷外伤的药给它抹在了受伤的部位,有些部位的羽毛已经所剩无几,看着实在让人揪心。

“为何这些畜牲要这样欺负它呢?”

“奇了怪了,莫非是因为这只鸟跟他们不属于一个种类?”

“我看八成是嫉妒它比它们漂亮,叫声也比它们好听百倍,畜牲就是畜牲,没有人性。”

02

“这是黑尾卷。”不知什么时候,隔壁的那位画家和他的那条黄色小草狗也站在了他们一旁看着黑鸟低语。这位画家戴着眼镜,头发在脑后扎了个马尾辫,胡茬儿留了半把,艺术范十足。模样差不多比他们大个十岁八岁的模样。

没人搭理他。

“这鸟在我们老家很常见,叫黑尾卷。”

依然没人搭理他,他倒也没觉得有什么尴尬不尴尬的,依然自言自语。

“不能用这个药,这药不太适合治鸟伤,正巧我家里有。”说完他就转身回府,欲取那专治鸟伤的良药,那只小草狗依然盯着黑鸟出神,没有跟着那位画家离开,看来也是被黑鸟所吸引住了。

“畜牲,看什么看!滚回去!”几位主客都作势要赶它走,它还以为他们是在跟它开玩笑。

“你们先把鸟的受伤部位用水清洗干净,然后我这里有一瓶酒精棉,给它伤口消毒用,以免感染,”它主人又出现在了门口,手里拿着一瓶酒精棉和镊子递给他们,“至于药,我还要再找找,上次给我家狗狗用了一次后不知道放哪去了,你们再等等吧,我很快就好!”

然后一人接过他手里的东西,只字未谢,便回到了客厅里面。

等到他们处理完黑鸟的伤口后,那位画家仍然没找到,还在家里东找西翻。几个人就这样等着,没一会儿就又开始低声议论起来。

“真傻,找不到就找不到呗,这都多久了?”斑点狗主人说道,“真不知道怎么就有人愿意买他的画?”

“还有人愿意买他的话?”

“是啊,前几天我看到有人到他家来的,看样子是一位挺有钱的主,我在楼道里听到他说愿意出价六十万买他的画。”

“牛逼!”

“我看是这位主儿人傻钱多吧。”斑点狗主人不屑一顾地说。

“同样是搞艺术工作的,我们设计师怎么就这么一文不值哎。”一朋友感概万分,不禁对世界的不公抱怨起来。手里面把玩着刚刚斑点狗主人拿出来给黑鸟外敷的软膏,突然看着手里面的软膏心里升起了一阵无名之火,将软膏的盖子拧开,软膏出口对准那只草狗的嘴巴,草狗避开了,打算回到自己家里。几人见此匆忙赶在草狗出去之前将门给关上,然后围着草狗将它擒住,掰开了草狗紧闭的双颌,狗的喉咙里发出尖细的反抗。斑点狗看样子也被吓到了,走的远远地蹲在阳台里,目瞪口呆地注视着,不知道几个人打算做什么。然后,那人将白色的药膏全部一分不剩地挤到了草狗的喉咙里面,任草狗怎么挣扎也于事无补。然后斑点狗的主人打开了门,这才松开了草狗让它一边狂吠一边溜回了家,蹲在自家门口对着几人狂吠不停,几人听着叫声这才觉得解气。

黑鸟这时好像稍微恢复了知觉,加上听到狗叫声,扑扇着亮黑的双翅在屋里到处乱飞,然后找到了阳台的窗口,从中穿过,飞向了远方的天空。

后来那位画家手里也拿着一支药膏出现在了门口,得知鸟已飞走,也就作罢,带着寻找良久的药物回去了。

03

那天晚上,大家都已经各回各家,留下斑点狗主人一人在家。晚上将要睡着的时候,突然被一阵关门声给惊醒了,然后便听到门口有脚步声往电梯走去。

斑点狗主人看了看时间,已经十一点五十分了。

一般很少会在半夜听到这样的声音,着实让斑点狗主人吓了一跳。斑点狗主人顿时睡意全无,就坐起来从床边的窗口往外看向漆黑的夜空,没有一个星星,明天肯定会下雨,心想。趴在窗口上惬意地享受着凉快的微风出神。

突然,底下有个亮光闪动着吸引了他的注意,定睛看去,那人头上扎着马尾,不正是隔壁的那位画家嘛!只见他手里拎着一块大块物件往花圃那边走去,另一只手里拿着手电或者是手机之类光源。天太黑,也只能看个大概轮廓。那手里拎着的像垃圾袋之类的东西,本想,深更半夜拎着垃圾袋去倒垃圾对于他来说也不足为奇,反正也只有他那种奇葩人才干得出这奇葩的事儿。

但稍后便发觉异常,只见他到了花圃那边便停下来,将手里拎着的大块扔到了一边,然后从身上取出一个物件在花圃上蹲下像在发力挖洞着花圃的泥土。然后隔了半小时左右,那位画家将原先扔在一边的大块放了进去,然后隔了一会儿填完泥土后重新往公寓走回。斑点狗主人后来怎么也无法入睡,始终奇怪那埋在泥土里面的到底是什么。

后来在那周的礼拜天,他走路经过了那一块的时候又想起了那件事,看着那里十分好奇。泥土仍然是松动着的,很容易扒开。斑点狗主人便找来一块带有尖头的碎砖,将松动的泥土重新挖出,没多久,便发现了那黄色的皮毛,摸上去软乎乎的,正是画家家里的那只草狗,它死了。

后来有一天,那种名为“黑尾卷”的黑鸟又出现在了他家阳台外的梧桐树上,这次他们是结伴出现在那,而不再是形单影只的孤鸟,麻雀也没像往常那样在树上歇脚。

相关文章推荐:寓言•苍蝇和蚊子

个人微信公众号
个人微信公众号

声明:文章为拿着灼热的铁个人博客(公众号:lattestory520)原创,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Comment

3 Replies to “短篇小说《黑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